的个人空间

《妙手空空话“偷诗”【转自新时代诗社微信群】》作者:
作者/熊东遨   
一、王禹偁的自我解嘲
王禹偁被宋太宗赵光义贬到商州去做团练副使,心情很忧郁。这天晚上,他睡不着觉,便找了一部《杜诗》来解闷儿,当读到《绝句漫兴》之二时,不觉眼睛一亮:手种桃李非无主,野老墙低还是家。恰似春风相欺得,夜来吹折数枝花。这不正是自己要说的话吗?由杜甫这老头儿说出来,也算是出了一口鸟气。
王禹偁得意了一阵,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:自己的气为什么要借别人的口来出呢?干脆我也来一首,别让老杜一个人风光。他提起笔来,刚写得两句,便被一个声音打断了:“造船不如买船,买船不如租船,租船不如……”他想想也对,有现成材料不用,岂不是傻瓜一个?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操起剪刀从杜作上裁了两枝下来,略为去掉些枝叶,然后嫁接到了自己的《春居杂兴》上。不错,一点痕迹都没有。王禹偁情不自禁地吟出声来:两株桃杏映篱斜,装点商州副使家。何事春风容不得?和莺吹折数枝花。几乎没费什么劲,姓杜的诗就姓了王。王禹偁兴奋得更睡不着觉了。第二天早上,他赶忙把诗拿给家人看。儿子嘉佑看了一会,说:“老爸,这后半截怎么越看越像杜甫呀?”“像杜甫?不可能吧,我和他可是从没有打过交道哩!”王禹偁放出一脸的茫然。儿子没法,只得提醒他:杜甫是唐朝人。糊涂不好再装,王禹偁狡黠地一笑,自我解嘲说:我的诗竟能与前贤暗合,这可真没想到。说罢,还得意地吟出两句来:“本与乐天为后进,敢期杜甫是前身。”——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承认在杜甫那里偷了诗的。
平心而论,王禹偁的这两句诗,比杜甫的并不逊色,某些地方还略胜一筹。杜诗只吹折了几枝花,王禹偁的连鸟儿都吹走了。他大宋朝的“春风”,比唐王朝的还要有狠。
王禹偁这次胜出的原因,是他悟出了巅峯上的高枝难以超越的道理,只在半山腰上取材,没有拣杜老头儿最高档的精品偷。如果他的心太贪,把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”也顺手牵来,改成“两只乌鸦啼黑柳,一群麻雀上蓝天”,那就很不妙了。

二、第三只手写诗
方岳在南宋小朝廷当过几年“中级干部”,因为不肯拍贾似道、丁大全之流的马屁,四十岁不到就被摘了乌纱帽,下放农村“劳动改造”。他写诗与刘克庄齐名,偷诗比刘克庄厉害。
方岳置闲以后,写了大量以农村生活为题材的诗。《农谣五首》是他的代表作。其五云:漠漠余香着草花,森森柔绿长桑麻。池塘水满蛙成市,门巷春深燕作家。这首诗写得生机勃勃,情趣盎然。尤其是最后两句,历来为人们所称道。然而你可曾想到,如此妙句竟是方氏用“第三只手”写出来的?它的版权,最初属于北宋的陈后山陈师道先生。陈的原句是:“断墙着雨蜗成字,老屋无僧燕作家。”你看两诗在结构形式上咬得多紧:你下雨,我便涨水;你蜗牛爬,我就青蛙叫:下联更是“似曾相识‘燕’归来”,同样在那里絮窝(作家)。如此偷法,当真有点胆大包天了。然而,两幅画面给人们的感受,却又是那样的截然不同。陈后山想要找方岳打官司,理由只怕还不怎么充分。你是一幅苍凉破败的“兵后田园图”, 人家是一幅生趣盎然的“乡村风景画”,硬说版权是你的,哪位法官敢断?明偷暗抢,巧取豪夺,方岳做“贼”,可算是到家了。方氏另有《春寒》一联,也是用嫁接手段偷人家的:“客又不来春又老,一帘新雨杏花寒。”此联的“母本”,是唐代戴叔伦的《苏溪亭》:“燕子不来春事晩,一汀烟雨杏花寒。”
方岳偷过一回“燕子”,这次既然“不来”,便也罢了。他只悄悄地将戴叔伦的取景镜头掉了个向,由郊外的烟汀,转到了帘幕前的庭院。这样做,杏花也许会要减少那么几株,不过距离近了,看起来会更清晰。“燕子不来”有什么关系?发一通“客违春老”的感慨,引起人们一阵情绪波澜,便不会注意那小东西。经过这样一番精心策划,方岳又胜了一个回合。
方岳也有失手的时候。一次,他偷了唐代牟融《陈使君山庄》中的“流水断桥芳草路,淡烟疏雨落花天”,匆忙中不及掩饰,只将“飞絮游丝”换下了“流水断桥”, 便塞进了自己的《题八士图》。结果被人看出破绽,说他“肿了半边脸”,羞得此公好长时间不敢见客。这事当然怪不得别个,谁叫他不见好就收呢?(待续)

本文发表于:2016-06-17 09:54:14被阅读过 [收藏到空间]

最近读者

诗友回复

我要回复

网名 游客
回复内容:
      

钱塘芭蕉词社All rights reserved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