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鹅乡人 的个人空间

《月》作者:牧鹅乡人

     到了中秋,人们都“举头望明月”,共庆团圆,却少有“思故乡”的感觉,而故乡确实已没有什么令人怀念的人和事了,都半个多世纪未见的故乡,会是个什么样子呢?我无法去想象。

     然不管是在故乡,还是在异地,到了中秋,举头所看到的月亮,总应该是一样的圆吧?

     记得四十多年前,我还专门写了一首“吟月”的小诗:

        窗前月圆,洒下光如水。

        长空琼楼安在?我却非见!

        皎皎玉盘,古今人爱怜。

        给天地以光明,无骄阳炎。

        喜三五日,静思而难眠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能锁住柔月,高挂在天?

      这首小诗应是在高一时所写。

      然在这以后,就很少有写月的诗了。月亮毕竟是天上所拥有的,它只能教人仰视,有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。它洒下的冷冷的光,也很有些让人沉静的意味。大凡沉默的人,是比较喜爱月亮的,似乎喧嚣和它无关。

     然而现代科技的发展,总有一天会让月亮也喧闹起来。到时,人门就不需用仰视的目光来看着它了,说不定还能和它作亲密接触,面对它吐一吐思念之情。

     往年都说“十五的月亮十六圆”,而今年都在说“十五的月亮十七圆”。于是在十七那天,我就拿着相机对着天空,拍了一张照片。但只能看到很小的一个亮亮的圆。可能是由于技术问题吧,不见得好,可作个留念而已。

    
(2009.9)


本文发表于:2012-09-14 20:15:20被阅读过 [收藏到空间]

最近读者

诗友回复

我要回复

网名: 游客
回复内容:
      

钱塘芭蕉词社All rights reserved2013